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6   父亲后来到砖窑厂给人家拉砖早晨吃饭出去中午回来还要给全家人做饭母亲闲在那里看电视,也不动手顶多动动嘴指挥回来的父亲烧什么菜做什么汤。父亲回来得晚了我和姐姐已经放学母亲就会给我们两块钱让我们去买饼干。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还要母亲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父亲不仅对母亲从无微词还整天乐呵呵的。我们的亲戚们都说父亲好脾气母亲摊上父亲也是有福哩。我却从没看出他们哪怕其中的一个人有福我甚至预感他们的婚姻走不到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两人却并没离婚的迹象一直到姐姐出嫁一直到我结婚。   我清楚记得在为姐姐筹办嫁妆时为一对暖水瓶母亲让父亲反复往镇上商店跑了八趟不是颜色不对就是哪地方稍有瑕疵。父亲最后一趟回来已经晚上十一点他是叫开已经打烊的店门到人家仓库调换的。父亲头发湿得一绺一绺贴在额头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路上来来回回奔波不算我不知道口讷的父亲是怎么样跟人家一遍遍交涉的。在我结婚后的头几年母亲仍旧跟从前一样养尊处优使唤着父亲还从不给他好气儿。父亲却也还是那样乐呵呵的保持着在这个家族和亲戚里一个老好人的形象。这让我由衷佩服父亲如果他改变形象无疑会晚节不保引起大家非议。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